学校主页 | 学院主页 | 账号注册 | 用户登录
校友风采
个人风采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个人风采 
梁湖清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4-12-28] 阅读次数:[1572]
  广州建筑集团总经理 梁湖清
  梁湖清,男,汉族,1964年10月生,现任广州市建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博士、研究员、教授级高工。兼任广州市建筑装饰协会会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高等学校本科工程管理专业评估委员会委员、广东省高级经济师评审委员会委员。曾荣获2008中国建筑业十大杰出贡献领军企业家、2008第六届中国经济百名杰出人物、中国建筑业品牌管理十大杰出贡献领军人物以及全国建筑业优秀企业家称号;获第二十一届广东省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一等奖1项(排名第一),出版专著4部[1] 。

  2个人事迹
  梁湖清:不求惊人语,但成惊人事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邹锡兰 ★邹晓晓 王玮丨广东、新疆报道
  喀什距离广州,5000多公里的路程,搭乘飞机5小时30分。在两年的时间里,梁湖清已往返40次。
  梁湖清
  事业如日中天的梁湖清没有想到,自己会与千里之外的一个西北边陲重镇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这一切,源自一个叫“新疆喀什广州新城”的项目,当广州市国资委点名要他负责的时候,他的人生轨迹里,便多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疏附。
  当新疆喀什疏附县的气温降至冰点以下的时候,千里之外的广州还是满眼的绿意盎然。从他在广州的办公室窗户望出去,看得见北京路上繁华的商铺;转过身,梁湖清准备出发了,去往那个只在地图上见过名字的南疆小城。
  位居走廊尽头的角落,位置偏僻而不起眼,房间里几乎只放得下一张电脑桌、两张椅子和一个小沙发,甚至简单的没有任何摆设,桌面除了电脑,就放置着几沓文件。窗外总有阵阵杂音响起,这是广州建筑集团楼下施工场所传来的声音,这便是年产值达近400亿的广州建筑集团总裁梁湖清的办公室,他就在这里接待宾客,批示文件。
  2011年一年之内,他为了广州新城项目的建设前往新疆18次,建成之后,喀什当地人感叹“像做梦一样”。他说:“我们湖南人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不怕吃苦。”

  3经典事迹
  2010年,广州市领带前往新疆喀什疏附县考察援疆项目。这次考察带来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在新疆喀什打造一座广州新城。
  市领导将这一任务交给了广州市国资委,市国资委选定了新疆喀什附近的疏附县,并安排广州建筑集团承接这一任务,梁湖清接下了。
  新疆喀什的广州新城是广东援疆建设的重要项目,建设意义重大、规模大、设计难,但当时,新城的规划还是一张白纸。梁湖清说:“我当时一旦决策失败,损失是要以千万为单位来衡量的,压力很大。”
  2011年元旦,梁湖清带领他的团队第一次踏上疏附的土地,开始调研。控制性规划、强规、单体设计……由于项目大、任务急、工期紧,梁湖清果断决定采用“三边工程”,边规划、边设计、边施工。为了赶进度,当时所有与工程相关的东西,都是梁湖清从广州带到疏附的,规划、设计、施工、监理、造价咨询……异乡作战,资源调度的困难可想而知。
  梁湖清是个实打实做事情的人。从一名普通技术员,到工程师,再一口气做到教授级高工,经济学研究员;他读了博士,成长为公司的总经理,梁湖清是一步一步蹚过来的。在建筑行当里面,理论能力和业务实力都首屈一指。
  科班出身的梁湖清,踏实稳重,他认准的事情,就一股脑的做下去。认真的去做,执着的坚守。去年7·31喀什发生恐怖暴力事件,不少援疆项目被迫停工,援疆人员纷纷撤回。广州新城的项目要不要停?人员要不要撤回?梁湖清在关键时刻拍板:不能停!非但不能停,他还要大干快上!第二天,梁湖清便飞到疏附,亲临工程现场,稳定军心,坐镇指挥。“我们白加黑,5+2的干,加班加点干,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举动引起外界赞扬无数,“广州人不怕死,舍得大投入”,参观考察学习的队伍纷至沓来,广州新城在梁湖清的指挥下,做成了全国产业援疆的一号项目。
  梁湖清有胆识,更有本事。工程建设最难的不在建设过程,而在于规划和用地。规划浪费是最大的浪费,规划不好的话,砸下去的是白花花的银子,重新来过无疑是最大的浪费。梁湖清眼光毒,判断准,广州新城的建设还未竣工,就早已是一张城市名片,每有领导参观,这里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站。
  提到用地,这更是一个大难题,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的征地拆迁:“拆迁户多达2500多户,多是维族农户,与我们有较大的地域文化差异,必须要处理好拆迁户的后续生活问题,不能在当地留下任何能指责广州援疆事业的话题,真是困难重重,压力巨大啊……”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梁湖清顶住了重重压力。
  这个南疆地区最大的产业援疆项目,总投资70亿元,建成后可容纳8万以上人口居住,将解决当地富裕劳动力一万人左右,税收贡献将达3至5亿元,相当于南疆地区拔地而起的一座新城市。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去新疆时专门考察了该项目,肯定了新疆喀什广州新城项目的意义。
  在建筑行业内,梁湖清创造了“当年进驻、当年规划、当年设计、当年立项、当年开工、当年封顶、当年开盘、当年销售”的建设奇迹。
  在援疆建设上,梁湖清也成为了一个无法绕开的人物。

  4新城背后的故事
  万水千山的距离,万千艰难险阻的打磨。在新疆喀什广州新城项目初步成功后,梁湖清终于能安心的谈起建设中的压力和难处。
  从规划设计到建造运营,梁湖清一步一步的踩准了点。但是仍然要面对喀什地区恶劣的环境带来的影响,从11月的中下旬,到第二年的3月底的5个月内,喀什地区气候恶劣,早晚温差很大,封土膨胀,干活容易出质量问题,能够动工的就只有大约7个月的时间。除此外,因气候影响,新疆地区的飞机经常停飞,也给梁湖清的工作带来了麻烦,一次,梁湖清与市领导前往考察喀什考察,因为气候非常恶劣,到了第二天,飞机都无法起飞,在机场困了40个小时。
  2011年,梁湖清几乎所有的周末和假日都花在了广州新城项目上,因为吃不惯新疆的饮食,曾两次患急性肠胃炎住院,但是他仍然坚持前往,他在飞机上度过了36天,在新疆工作了114天。强将手下无弱兵,梁湖清和他的员工挺过了艰苦,初来喀什时,从设计院派遣过去的5个人在3个月以后有4个人得了肾结石。广州建筑集团的员工们正是在这种极度不适应环境的情况下打造了一座城市综合体。梁湖清说:“我也不适应,但我必须支撑着去做。有些需要去跟,有些需要协调。这么大的项目,有许多错综复杂的问题需要解决。”
  新疆喀什广州新城项目的几十亿产值,在广州建筑集团总产值面前,所占比例并不多。梁湖清说:“作为企业,作为投资,我全国选100个城市,我也不会选择在喀什,但是这是一个政治任务,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才这么去做,因为这个项目,做得好,是应该的,做不好,会辜负领导的期望。虽然产值只占我们集团很小一部分,但是投入的时间、精力、心血,达到我一半以上。”
  广州新城可以说是梁湖清迎来的人生当中最满意的作品。梁湖清总结自己过去的经验时说:“要忍得住,吃的了苦,不要想太多,做好事就好,踏踏实实做好事情。”
  在新疆喀什广州新城项目一期开业动员大会上,市领导曾在大会上表扬梁湖清是新时代的白求恩。

  5现在的所有苦都不是苦
  在喀什人看来,新疆喀什广州新城建造成功像是一个梦。建造如此浩大工程的辛苦无需多言,但在梁湖清看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我现在建广州新城,他们看来很苦,但是在我们看来都不是苦,我最苦的时候就是小时候。现在的一切我都不觉得辛苦。”
  对贫穷,梁湖清有深刻的记忆,从小家境贫寒的他,家中有5兄妹,吃饭的人口多,口粮少,少年时的他经常吃不饱饭,家中常常吃稀饭过日子,但是最穷的时候连稀饭都吃不上,后来,母亲将米磨成了粉,每次煮一大锅水撒几把粉下去。吃不饱的同时,梁湖清还要承担繁重的农活,至今他手上还有当时砍猪草时留下的12个刀痕。
  年少时的他,经常从涟源街上挑土钵子回来卖,一次背上10几个甚至30个,有时候一个只能赚到一毛钱,有时候甚至没有钱。一次,涟源市下起了瓢泼大雨,梁湖清将一个2斤的钵子换了3斤米,背回家中。梁湖清感慨地说:“下雨米越担越重,那时14岁,我一路哭回来,后来妈妈看到我,就赶紧跑了过来,母子抱头嚎啕大哭,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以前饿的吃了上顿没下顿,所以不管现在有多苦都不是苦,我自己觉得我小时候的苦要苦很多。消除贫困人口很重要,穷的时候没有斗志没有希望,没有理想,没有抱负。”从采访的第一刻起,梁湖清的脸上变挂着温和的笑容,即使是说起这段最艰苦的岁月,笑容依旧不改。
  从恶劣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梁湖清,回忆过去的那段时间,既觉得沉重,又觉得怀念,过去的那段时间梁湖清眼里只能用苦不堪言来形容,但是他始终认为正是过去的那种苦楚、那种跌到谷底的处境磨砺了自己,他希望将来儿子也能够像他一样能吃苦,他曾带着儿子前去新疆的工地,让他亲身感受父亲工作的艰苦,儿子感叹:“不可思议!”今年9月,他又将儿子从广州“赶去了”老家湖南,他希望,在那里,儿子也能吃点苦[2]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